Administrator

脑洞大破天

[猿美]Snow in Dream

又做了那个梦吗?


伏见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拿起床边的眼镜起身去厨房为自己倒了杯水,他看了眼滴答作响的挂表,显示的是凌晨两点,本想回到床上再睡一觉,可当陷入柔软的床垫时却发现自己清醒无比,睡意全无。


他闭起眼睛,尽量舒展眉头,希望能尽快入睡,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却是刚才的梦,一遍又一遍,不停重复……


第一次同别人讲起那个梦的时候大概是半年前的冬天,是加入特务队后的第一次通宵加班。当伏见揉着因为过度打字而酸痛的肩膀去茶水间为自己冲杯咖啡时,他听到聚到一起兴奋的谈论什么话题的同事中忽然传来一声询问"所以说伏见先生以前到底是怎样的呢?"


彼时刚刚18岁由敌对(?)组织跳槽加入S4并顺利受到室长赏识成为No.3,平时总是冷漠少言兴致缺缺的样子的伏见先生,任凭是谁都无法不对这样的年轻上司的过去感兴趣吧。


提问者好像打定主意伏见一定不会理会一般,并没有把头转过来,同其他人一起继续着之前的对话。


“我曾经有过一个非常喜欢的人”伏见因为熬夜而有些沙哑的声音轻易划破了持续的讨论声。刚才发出疑问的同僚惊讶的转过头来,然后,更多的目光也聚集了过来。


连呼吸都屏住了,好像发出一点声音就会让这位年轻的上司放弃倾诉的欲望,继续甩给他们一张冷冰冰不耐烦的脸。按捺住难以抑制的好奇心,在持续的沉默中等待着伏见隐藏的后文。


伏见走回办公桌把咖啡放回杯垫,把腿随意的撂桌上一如往常,他甚至拿起看到一半的资料,好像在示意着谈话就此结束一般,在同事们好奇的目光收回了一大半时,他忽然轻笑着带着仿佛沉溺在梦境中的表情以一种甜蜜到粘腻的声音柔情的说到



“然后,我们私奔了。”


 

 他开始回想起更早几年的冬天,在他还是个学生时的冬天,他怀念起那样的日子,没有赤色与青色,也没有背叛与叛徒,只是两个人相互取暖的世界。他在模糊不清的回忆中看到了八田美咲清晰的面庞。


“喂!saru!”伏见顺着声音打开窗子的瞬间,八田美咲就带着一股寒气同纷飞的雪花一齐从窗外跃进了伏见的房间。


“喂!saru,我们离家出走吧!”这便是八田美咲跳进房间说的第一句话,他跺着脚,搓揉着冻得通红的双手一脸兴奋的发出"我们离家出走吧!"这样的建议。


伏见觉得当初只是因为看见了八田祈求的目光就毫不犹豫的答应的自己简直是个白痴。但他同时在自己不想承认的心底强烈的羡慕嫉妒着那时完全拥有八田美咲的自己。

 

 

 

 

 

 “所以,我们逃走吧!猿比古(美咲)!”

 

 

 

 

 

 

 

 直到他和八田随便跳上一辆不知去向的列车时他才想起询问八田离家出走的原因。


“不是成绩单出来了嘛!老爸说要罚我禁闭!我怎么可能忍受啊!”因为委屈眉头皱的紧紧的,一脸认真的说着愚蠢的原因,明明是那么傻的样子伏见却觉得心头一紧。


“美咲果然是个白痴啊!”

 “哈?!死猴子你说什么?!”


两个人的吵闹声仅仅持续了几站,意识到时八田已经斜靠在伏见的肩上陷入了睡眠。


整节车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伏见能够清晰的听到八田轻微的呼吸声和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他侧过头去看玻璃窗里的八田美咲随着列车节奏摇摇晃晃的睡颜,车顶的灯微微闪烁着,在相同的列车节奏中他不自知的勾起了嘴角的笑容,蔓延上心头的强烈满足感让他觉得内心深处的某片地方好像融化了般的炽热。


从两个人旅途开始的那一刻,伏见隐约觉得有什么被唤醒了一般,好像他们早就应该这样做了,一起离开这里无聊的一切了。


在长久的注视中他第一次产生了想要去亲吻一个人的冲动。仿佛被蛊惑了,伏见缓缓低下头,八田美咲的睡颜一点一点的放大,然后轻易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他能够感觉到八田的吐吸打到脸颊上的轻微触感,仿佛轻柔的抚摸般,抚平了他焦躁的内心,然后他凑的更近了接着便感受到了两片娇嫩的柔软。


车内的灯光越来越温柔让他觉得一切好似一场过于甜美的梦。他觉得有些困倦了,但嘴唇上一直停留的触感却让他清醒无比。他开始盼望这辆行驶在梦中的列车能一直行进下去。于是他便带着这个愚蠢又甜蜜的小心思在摇晃的车厢里彻夜未眠。


伏见揉揉已经有点酸涩的眼睛在床上翻了个身,深蓝色的眼睛在漆黑的夜中无比清亮。他清楚的知道,那列不知去向有着梦境般柔和灯光列车是他所有妄想的开始。他闭起眼睛记起了那趟荒诞的旅途的结束。


“我们回去吧,出来这么久老爸该担心了”


就像他们离开时那样。


他们跳上一辆方向相反的列车,沿途的风景飞速向后方退去。

 

 原来列车速度这么快啊

 明明来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啊


伏见暗暗的想着。“才不想回去啊!”他听到一旁的八田微微嘟囔着,又想起了他唇角的温度,然后红了脸“不是美咲说想要回去的吗!”他小声抱怨。


他无数次的梦到过那趟不知去向的列车,梦到美咲靠在他肩上熟睡的触感,和他靠近后美咲放大的面庞。他有时甚至觉得这大概真的只是一场梦吧!莫名其妙的离家出走,莫名其妙的归来,无论怎么想都只是一场过于美好的梦境啊。但无论何时至今仍然清晰的唇间触感无数次的提醒着他这件事的真实。这是真实发生过的,在那个温暖的冬天,破旧的列车上他真真实实的触碰到了八田美咲柔软的唇


在伏见的梦中那辆列车从没有停靠过,也从没有返回过,一刻不停的向前行驶,大雪簌簌从天扫下,扑打在结满窗花的冰冷车窗上,明明手脚都是冷的,伏见却感觉温暖的想要哭出来。


脑海中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大概是真的困了,他觉得思想来越沉,身体越来越轻,他躺在床上渐渐陷入睡眠。


然后他听到了列车轰鸣驶过的声音。

 


评论
热度(3)

© Administ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