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istrator

脑洞大破天

[TimJay]难言之欲(ABO,pwp)

日久生情:

标题:  难言之欲
原作:  DC Comics
分级:  成人级(NC-17)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提姆·德雷克(Tim Drake)/杰森·陶德(Jaosn Todd)
          Alpha!Tim/Omega!Jason
注释:  原本只想写个pwp结果剧情部分有点失控,全文9418字
概要:被认为是Alpha的红头罩事实上是使用抑制药的Omega,而这个秘密被红罗宾发现了




完整地址可走sy,或在下文中转跳图片




提姆按照约定到了基斯酒吧的后巷,不多时便看见穿着皮衣的红头罩带着一身酒气从后门走了出来。他们交换情报的同时,提姆再一次提议对方有空的时候可以来吃个早餐什么的,最多他尽量不让阿福像浆糊一样的华夫饼出现在餐桌上。


“有空再说吧,德雷克。”杰森总是不给明确答复,但提姆知道他的意思就是“可以考虑”。


杰森伸手接过提姆附赠的芯片,浓烈的Alpha气息隔着手套提姆都能闻到。在提姆看来,杰森的戒备心非常重,从他从不收敛信息素这点就可以看出来,而且杰森的味道似乎也比一般的Alpha呛人,皮革混合着火药,还有被雨水浸泡过的泥土味。提姆以前曾经幻想过假如杰森没有过早地结束他罗宾的生涯,分化成Alpha后会是怎样的味道,是的,提姆一直都相信杰森会成为一名优秀的Alpha,只是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归。


“明天怎么样?”提姆想,一旦时间长了提议就会被杰森抛诸脑后。


红头罩覆盖了杰森的表情:“明天?不行,我约了人。”


提姆有些失望,但机会总是有的,杰森和他们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可他还是有些失望,同样作为一名Alpha他却总是钦佩杰森的强大,尽管红头罩的行事作风与他们所受的教育并不相同,他还是想与杰森多亲近一点。


“后天吧。”杰森离开前对提姆说。


 


经过几次共进早餐后,他们的关系确实更好了一些,除了交换情报时彼此更加信任外,杰森也会向提姆主动说起自己的生活。红罗宾收到线报去支援法外者的时候,红头罩和他的伙伴们仍在码头酣战,这次的任务比他们想象得更加棘手,根据他们的判断,完成处理没有问题,但时间可要多花费不少,柯莉边解决掉一个变异人边对着罗伊抱怨错过了今晚的连续剧,而红罗宾的加入至少让他们看起来能更快收工。


“德雷克,你该不是来划水的吧?”红头罩在红罗宾与变异人搏斗的时候趁其不备在那人身后用枪把它敲晕。


“我不来你就等着结束后直接吃早餐吧。”红罗宾回应道,收拾完最后一个变异人,他蹲下身开始检查它们。很快就会有专人来把它们清走,天一亮码头又会恢复正常的运作。


“大红,你有闻到什么吗?”红罗宾皱着眉,刚才在战斗时他就想问了,空气中若隐若现地漂浮着一种他不熟悉的气味。


“没有,什么味?”红头罩环顾四周,不明所以。


红罗宾仔细地辨析着:“闻不太清楚,但有点偏甜的……”正好负责收尾的罗伊回来,他问:“军火库,所有变异人都解决了吗?”


“我很肯定这个码头除了我们没有剩余的。”罗伊轻快地回答:“嘿,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情,我们就先回去啦。”柯莉也朝红头罩他们挥了挥手作别。


检查了一会儿,红罗宾正想告诉红头罩那个味道似乎已经散了,却发现红头罩早已没了身影,独留他一个在码头上。


 


提姆回去以后查看了附近的所有监控,的确没有找到有可能蛰伏在现场的人,但他确信自己闻到的味儿并不寻常,他提醒过杰森时刻小心一些,执行任务的时候别轻易把自己陷入困境,而杰森给他的回应则是认为他大惊小怪,与其把精力放在那不如帮他多搜集两个情报,而提姆则表示多两个情报得多两份报酬,于是杰森非常客气地把华夫饼多分给他两块。


比起杰森的不在意,提姆还是放不下心来,他决定暗中观察杰森的行动,而他绝对不会承认这个事件只是借口,他时刻都想知道杰森到底在做什么。


红头罩的生活比他设想的更加规律单调,除了偶尔的义警行动和外星出行,红头罩基本就在安全屋和据点的酒吧掌管他辖区的事务。他知道红头罩手上有很多不法交易,但他没有那么黑白分明指责杰森的做法,只是有一点让他好奇。据他所知,红头罩名下的事务实际上已经转移给他的手下来打理,红头罩只需要进行决策和批准,但杰森却每个月都出入纽兰街的黑市,而且从不让下属跟随。


直到有一天,他在监控中看到杰森穿着红色套头衫从黑市走出来,在不远处的一个偏僻角落里将他的衣袖扯上去,从衣兜里掏出注射器和药水,皱着眉,直接扎在自己手臂上。提姆不知道那是什么,药水的瓶身上没有任何标示,而以他对杰森的了解后者没有半点瘾君子的症状。


不知道那是什么,提姆没办法在黑市打探,而他在对杰森旁敲侧击的时候亦不敢说得太清楚,免得杰森起疑。两个月后终于让他等到杰森因为行色匆忙而丢弃的药瓶,提姆迅速地将它带回地下室。


化验的结果让他不禁颤抖,脑子空白了好一阵,他心底大概有了个判断,但仍然需要再去一趟黑市确认。他打扮一番后轻易地就混了进去,当他拿着瓶子含糊说需要药物的时候,掮客给了他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把他引给了一个靠在红墙上的男人。男人见到提姆,也不多废话,把夹克拉链拉下,一掀开外套,里子左右全是一个个小药品,有像杰森用那种液体的、也有不同颜色的药丸。“要哪种?”


提姆指了指液体的那款:“我朋友推荐的这种。”


“你第一次买吧?这种呢真的不错,持续时间长,味道浓,但副作用也大。如果你不是经常需要,我推荐红色药丸这种,对身体伤害没那么大,刚开始用可以先试试蓝色的,不过只能掩藏味道,可以当一下Beta,不能从Omega变成Alpha,当然了,我只是说信息素的味儿,本质是没法改的。”


提姆压低声音问他:“注射的这种是不是持续时间会越来越短?”他记得杰森出入黑市和注射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


“那肯定的,用多了就没效了,买的人也不是那么多,都知道呢。我也提醒你一句,这玩意儿之所以只有在这里有也是因为正常人身体未必受得住,不然为什么连LexCorp明知道配方有效却不能推出市场?死了人我们可不会负责。”


提姆点头,他买了两种药丸回去,继续进行检测。他有好几天都没回公寓了,不知道杰森会不会找过他吃早餐,但杰森如果见不到人也不会说,红头罩只会当自己没有去过。


提姆发现自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杰森,他能够理解,不仅在蝙蝠家,大多数的义警都是Alpha,无论是执行力还是精神力的影响,Alpha始终处于三种性别的顶端,杰森明明有这样的能力,却是传统认知中最柔弱、担负繁衍功能的Omega。连提姆都在杰森分化前认定他是Alpha,杰森自己呢?提姆不确定这是不是拉撒路池对分化的影响。何况,鉴于提姆对杰森在心底不可名状的小冲动,在得知杰森是Omega后更加迅速发酵,到了连自己都担心把控不住的地步。


他想起了码头上若隐若现的甜味。


他结束了对杰森的监控。


 


红头罩被监视了那么久,并非毫无察觉,但能通过监控了解他一举一动而几个月都没有出手,在杰森的名单上只有一个人,他不担心。原本只是想着提姆会看到他的日常轨迹,顶天了也就是发现他在家里会对着家具说话,假设提姆连他每一个安全屋都不放过的情况下。


但他还是疏忽了,被Omega信息素控制的时候他根本没法去记得自己极有可能仍在提姆的注视中,他还是被提姆看到了。以提姆聪明的脑袋瓜子不用多久就能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所以他放弃了,放弃在提姆面前伪装,监控下的杰森没有再隐瞒。


可提姆的绝口不提,这让他感觉到提姆的善意。杰森曾经对提姆说过,自己并不是最爱他的人,但相反的,提姆的确是待他很好的人,从一开始他就贯彻到底。


提姆有很多天都没有回公寓了,杰森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但提姆同样的有很多天没有与他交换情报了,杰森认为提姆暂时不想见到自己。听迪基鸟说提姆依然在他们的频道上,每周也有定时回韦恩大宅吃饭。好吧,提姆只是暂时不想联系自己,他明白。


复生的过程很痛苦但也总算能再一次看到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比发现自己是个Omega更糟糕的事情了,耐力变弱、无法控制的发情,糟透了,他当时把毕生能想到的脏话都骂了好几遍。然后老肖恩做出了第一批抑制药,他是最初的几个试用者,到了老肖恩不仅能抑制还能伪装的时候,跟他一起试用的人里面已经死了两个,说不定是拉撒路池的作用,他比其他人的情况都要稳定,除了药量需求越来越大之外。


蝙蝠家没有Omega,布鲁斯也好,迪克也好,提姆也好,包括还没长大的达米安,以后也必定会是个Alpha。罗伊同样是个Alpha,而柯莉是外星人,没有性别之分。


一个强大的Omega足够去打击犯罪,但还不足以领导帮派,这是现实,杰森必须接受。


他不是没有反抗过。他最终还是接受了。


 


红头罩被关在仓库里,他自信有足够的弹药和体力去对付眼前这群妄想篡位的手下。当他已经解决了一半的叛徒,准备抬脚去狠狠踹开某个人的时候,大腿像是失了力气一般,整个人差点就往后倒去,一阵酸软的感觉让他的行动变得迟钝,反被那人猛地撞来,不得已抬手挡住,怕是回去得肿起青紫一片。杰森立刻感觉到不妙,没想到这次竟然那么快。


法外者们分开了行动,罗伊和柯莉已经不在地球,一时半会没法赶来。他的想法很简单,只需要一个间隙,让他能注射上抑制剂,便完事解决了。


犹豫了片刻,杰森连通了红罗宾的频道,他不知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小红。”


红罗宾显然对红头罩的主动联系感到诧异,他连语气都变得不甚确定:“大红?”红头罩可没有那么多精力,他甩开想钳制他的喽啰,迅速地报了仓库的地址。


“五分钟,我就在附近。”红罗宾也没有废话,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仓库,杰森肯定是遇到大麻烦了,否则绝对不会轻易在涉及帮派的事情时联系蝙蝠家的人。的确,虽然提姆没有再继续用监控观察杰森,但他还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或多或少知道点情况。


等待红罗宾的五分钟对杰森来说简直是人生中第二难熬的时间,他的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体力逐渐下降,他只能尽量不让人靠近,可手枪的准头也出现偏差,而最让他难忍的就是身后难以启齿的地方不断地涌出液体,连他自己都闻到了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只能说幸好还带着头罩,不至于让人看到自己此刻的脸色。


篡位者们逐渐发现了红头罩落了下风,于是肆无忌惮地逼近,而定力不好和嗅觉神经发达的人,已经被信息素迷惑,变得更加激进。


红头罩的背贴在货箱上,他现在连更换弹匣都没法做好,只能假装镇定地瞄准眼前的人……


提姆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个人,不用问肯定是红头罩的手笔,而红头罩本人则已经被好些虎背熊腰的男人包围,逼到无路可退。提姆奋力地从背后袭击,又跑到红头罩前面为他挡住那些攻击,再以最短的时间将他们击倒。


提姆收起棍子,边转身边说道:“大红,你已经干地很不错……”话还没说完,红头罩已经靠着货箱倒在了地上,他歪着头,想站起来。杰森的Omega信息素再也无法抑制,在瞬间破体而出,窜进提姆的呼吸,占据他的头脑。


提姆看着杰森无力地撑起身子,他试图帮忙搭一把手,却被杰森敏感而粗鲁地推开。杰森艰难地拉过被他甩在一边的皮衣,开始自顾自地翻找口袋,希望找到抑制剂。提姆凑过去,压制着自己体内的Alpha因子,让它们不要做出冲动行为,可他和杰森都发现了,当他们靠在一起的时候,大家的呼吸都开始错乱,体内涌动的暗流叫嚣着,尤其是当提姆看到杰森的裤子已经因为湿透暗沉了一片,而更糟糕的是,皮衣里没有抑制药。


“德雷克,带我离开这里。”杰森看着周围被击倒的人,只希望自己能快点回到安全屋。


提姆估算了一下各项数据,道:“杰森,你听我说,以你现在的状态我恐怕连仓库的门都没法带你走出去。”


杰森皱着眉头,等他接下来的话,提姆如同在频道里交流任务信息一样公式化:“如果你同意,我会对你进行临时标记,等你信息素暂时平缓后我会立刻把你带回去。”杰森被信息素扰乱的脑子有点迟钝,他还在思考提姆的方案是否可行,而提姆见他没有反对便拉开红头罩的面具,对着杰森已经潮红的脸吻了下去,这是他第一次触碰杰森的双唇,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甜美,与红头罩强硬暴躁的形象对比鲜明,提姆在他们信息素已经初步融合后,扯开杰森的衣领并咬了位于颈脖上的腺体进行临时标记,这个时间比正式标记短得多,只一会儿他便放开了杰森。


提姆把已经恢复到能正常走路的红头罩带回了对方的安全屋,有些意外地发现他一进门就开始打招呼,一开始还以为是不是家里有其他人,后来才发现杰森只是习惯和他的家具对话。他想从身后抱抱他,告诉他在韦恩大宅有许多家人等着他回家,可杰森此时必然是出于高度戒备的。


杰森在提姆告别时,拜托他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包括蝙蝠侠和夜翼,提姆原本就没有打算现在告诉他们,他欣然答应。


而杰森不知道的是,提姆是在Alpha占有欲的驱使下答应的,而他的口袋里还有两粒备用的蓝色药丸。


 


柯莉是除了提姆外唯一一个知道杰森性别的人,她发现了杰森近来的不对劲。比如他时不时会消失几天,有时会一个人坐在露台上发呆,她直觉杰森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杰森只会告诉她没事,自己的性别问题可能会慢慢变好。而柯莉也告诉他自己会多留意星空上有哪些或许能解决地球性别问题的方法,杰森感激地报以微笑。柯莉和罗伊都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杰森不会告诉他们自己的抑制药其实是种危险的禁药。




这已经是杰森在他这儿度过的第四个发情期了,抑制药对杰森的作用越来越小,发情期的间隔也变得越来越短。




转跳

评论
热度(214)

© Administ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