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istrator

脑洞大破天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11

A ddicted: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11.Demon Sultan


“你能救那些人是吗?”


Jason回头看着发声者。


“1985年8月,我的家人来赫莱亚度假,只有我去别的地方参加了夏令营。那场台风几乎掀翻了整座岛,没有任何人生还,甚至没有人来清理废墟,他们的遗体都没能回来。”队长扶着墙站起来,“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我肯带着这群富二代来执行任务的原因。你说这是人为的?”


所以他之前死也要尝试能不能离开这个岛。


队长直直地盯着Jason:


“那么你能阻止这一切吗?”


Jason摘下头盔,露出疲惫但毫不动摇的双眼:“我不知道……但我在尽力。”


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寒冷队长打开窗户,一阵冷风吹进屋内,那是7月份不该有的温度。高高的云层遮住了太阳,又变得像清晨时一样昏暗。从酒店顶层可以看到在港内的渔民们都停下动作看着远处的长浪,大海的深处传来宛若海兽的吼声。


“嘿,过来看看。”寒冷队长挥了挥手引起众人的注意,他指向横跨海峡的大桥。在那边,怪物几乎能吞天噬地的庞大身躯变得越来越清晰,它剧烈地蠕动着,从空间中来回穿梭,召唤出了漩涡。能活动的触手越来越多,像是从躯体的部分挣脱出来,又像是逐渐解开死结的线团,挥舞着身躯,摆动着手臂,如同马上要冲垮城市的巨型海浪,在浓雾中用无与伦比的恐惧感击溃所有见到它的人的心理防线。


“台风提前了!我们没时间了。”Jason戴上头盔,他指挥着几个雇佣兵:“你们跟好队长,疏散岛上的人群!拿着那几个FBI的证件去找镇上的治安官,调动所有力量,船,车,直升机,把居民都转移到大陆上。”


队长迅速地接受了指派,把瘫倒在地的非专业雇佣兵们一个一个踢起来。


“动起来!想活命的人就跟着我走!”


“这么做真的有用吗?”有个人非常绝望地大吼大叫,“我从来就不相信这是什么30年前,这一切都是幻觉!夏天怎么可能看得到天狼星!这一切都是陷阱,现在我们要为了愚蠢的报复行动买单了……”


“等一下,”Jason拦住了他,“你说天狼星?”


“你们昨天都没抬头看看天上吗?”那个人指着头上,“那是12月才有的星空!我从来就没相信Aaron的鬼话,什么把这些罪犯带到神殿中去,让他们接受至高无上的支配者的惩罚……全是放屁!这里!就是!我们的2015年12月!”


“如果是2015年,那我们已经身处神殿中了。”Jason喃喃自语,自杀小队的其他人再也沉默不下去了,正想问个清楚,只见阿卡姆骑士大踏步走向雇佣兵们:


“这是你们最后的希望!不管这是不是30年前,你们想要活命都只能躲过那个台风!躲过那个怪物!我们可以和那个东西战斗,你们呢?连枪都不敢开!在天灾人祸之下你们强大的权力和财力狗屁用都没有!你们来是为了杀我们,但是现在只有我们能阻挡那个怪物!想活命,就他妈听我命令去发挥你们最后一点作用!”


几个人被他吼得僵在原地面面相觑,他们压抑住身体的颤抖,沉默地收拾好证件,打开门走了出去。队长走在最后,他心情复杂地看了Jason一眼,正要离开就被Jason拉住。


“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离开这里。”Jason对队长说了实话,“如果按照你们之前实验过的那样,就算这里的居民全都逃出去了,30年后的我们也无法离开这个岛,最后还是——”


“我不在乎。”队长压低了声音,他用手指点着Jason的胸口一字一顿:“我他妈不在乎。只要能制止这场灾难,我的死活无所谓,更别提那帮废物的命,老子更他妈不在乎。”


说完他转身去追其他人,“砰”地一声用力关上了门。现在屋子里只剩下自杀小队的成员。


“我们要去跟那个怪物战斗?”回旋镖慢慢从刚才Jason震撼的宣言中恢复了过来,“我可以申请也去疏散人群吗?都是不要命的无用功我觉得后者能死得不那么痛苦。”


“刚才那个人说这里不是三十年前,这一切都是幻觉。你觉得所做的事情有任何意义吗?”死亡射手问道。


“就算我们救了这些人,我们自己又怎么办?如果这里是三十年前,那么接我们的直升机也不会明天就到。”黑蜘蛛说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Jason吼道。然后他冷静下来,来回看着所有人,头罩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是不是也很绝望和无助,但是他的行动没有一丝犹豫。


“我必须去试试,没人能坐着等死,你们和我都不是这样的人。”他慢慢站起来,把他带过来的全部武器都装备在身上。“如果什么都不做,连幻觉也能杀死人。但是挣扎一下,说不定就能在死路上撕开一个口子。我们不只是来救别人,更是来救自己。我们之所以能聚在这个队伍里,初衷就是救自己。”


他环视着整个屋子:“你们来还不是不来?”


“你不需要问这个问题。”丧钟扣下面罩,“我还有一半的报酬扣在政府和你手里。”


Jason哼笑一声:“不,是我的报酬在你手里。”


“大敌当前呢,严肃点。”Harley挥舞着球棒,“我拿这个去打boss会不会太有喜剧效果了?”她摁下球棒的顶端,金属球棒的表面分离又重组,露出里面的霰弹枪。Harley举起枪对着窗户来了一发,迸裂的钢珠把玻璃撕了个粉碎。


“嗯,这样就不会了。”她满意地吹了下枪口。


“反正我们每次都这样,”回旋镖愁眉苦脸地说,“辛辛苦苦组队,兢兢业业工作,最后还要各凭本事才能逃回去!”


“我会做好我该做的事,一如既往。”黑蜘蛛说道。


“无赖帮关键时刻也要掩护女人和小孩先走。”寒冷队长将冰冻枪调回初始参数,对着回旋镖比划了一下,“新规矩。”


“我带你们去看找到石板的地方。”死亡射手打开门走了出去。


 


逆着人流而行并不是很容易,还有很多人打算坚守在自己家的地下室,为数不多的警员在拼命劝说,雇佣兵们已经开始鸣枪警示。


“你们命都快保不住了还拿个屁的钱。”其中一个人怒吼道,“你当我的保险公司是白开的吗?”


一辆辆的车从大桥上开过,穿过了那层看不见的墙壁,队长暂时松了口气,他们开始和治安官一起挨家挨户地搜索着居民。闪着雷暴的乌云越压越低,海浪将没拴牢的渔船抛离岸边,一口咬碎。


那个怪物渐渐展露出了它的可怖面貌。


 


“他们提到了神殿,还不止一次。”Jason开着机车飙速,“不管那块石板到底是什么东西,肯定和那个怪物脱不了干系。我们就去捣了他的老家!”


“裂缝就在前面的树林里,你肯定不会错过的。”Harley坐在后面的吉普车上大声告诉他。


“好,我先走一步。”Jason启动了红外线,借助摩托车的灵活优势从山坡间一闪而过,消失在树林前方。


“我有不好的预感。”回旋镖小声自言自语。


Jason从树木之间钻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那条可以容纳好几人的裂缝,但却没有看到散落在周围的石板。已经被这里的居民捡光了?但是那看上去就邪恶不详诅咒缠身的东西除了Harley还有人敢捡吗?


他从车上跳了下来,走到裂缝旁边,每一步都微微下陷,那种黏腻的触感让Jason想起了来这里第一天的沼泽。裂缝目测有几米深,也并不像死亡射手说的那样深不见底,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Jason抬起头环顾四周,一眼就看到了挂在枯树上的降落伞,上边的LED标识还闪着蓝色的光——这里不就是自己那天落下来的地方?


身后有拨开草丛的声音,Jason马上挥手招呼同伴:“这里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我和Aaron降落的地方——”


但是等他转过去才发现,身后并没有什么同伴,一个人也没有。四周安静得像是这是个无人岛,没有鸟鸣也没有虫响,连大海都平静得像一面镜子,只有寒风吹断了树枝,在地上刮蹭出嘶哑的叫声。


Jason慢慢抬起头,他看到无数的人被串在枯树的树顶,他们面容扭曲,肢体残缺,表情各式各样,但无一例外包含着痛苦,与恐惧。这些人和树组成了向着暗青色天空祈祷的双手,星空开始旋转,双手开始合拢。


鲜血一滴一滴落了下来淋淋沥沥连成了雨,冬季三角*在海面亮起的瞬间,所有的死尸一同张口,凄惨的嚎叫与回声相谐,唱响了一首哀恸的镇魂歌。


 


一枚手雷在空中划了个抛物线,落在众人之间。几人立刻四散而逃,用飞一样的速度躲到了各种掩体后面。


“我说什么来着?最后还要各凭本事逃跑!”回旋镖在硝烟中大吼,“阿卡姆骑士呢?他把我们引过来之后他自己人呢?”


Harley从旁边的树闪身出来,对着目标开了一枪,但是没起多大作用。


“小鸟不会是被那个东西吞掉了吧?”


“我怎么觉得他们是一伙的?那个东西凭什么把他放过去了却拦住我们?”


话说到一半,“那个东西”又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它张开了几乎能横吞一棵树的嘴,身体收缩,露出里面狰狞可怖的螺旋钩齿,钢丝一样的鞭毛在地上抽打,每一下都能勒出一道深沟。


“别发呆!”死亡射手大吼一声,枪里的子弹像水一样倾泻而出,打偏了刺向回旋镖的触手。回旋镖马上从原地逃开,触手砸在他藏身的岩石上,将石头砸了个粉碎。


趁着怪物倒下,倒挂在树上的黑蜘蛛从口袋里又摸出一枚手雷,拉开保险。


“等等,你还想让它把手雷弹回来炸自己吗!”寒冷队长想要制止。


“这次不会了。”


这枚手雷稳稳地贴在了怪物身上,闷声轰爆,一瞬间周围的空气都被爆炸的范围给吸干,怪物被贴住的部位更是直接被炸消失。


“爆缩手雷。”黑蜘蛛手里拿着好几个。


寒冷队长将冰冻枪加大功率,一下子将触手怪倒在地的部分完全冻住。丧钟从天而降,避过鞭毛那致命的挥舞打击,沿着爆炸伤几刀将怪物的肢体切开,水一样的血液飞溅,怪物大张着十字型的口器,里面的牙齿像有生命一样进出,慢慢地不再动了。


几人这才狼狈地从藏身处钻出。丧钟甩掉刀上的血迹,看了一眼前路:


“我去找AK。”


他从怪物的尸体上跳了下去,直接奔向阿卡姆骑士消失的地方。


“那我们也走……”Harley说着,突然有人拉住了她。一只手从树身伸了出来,她顺着那只木头做的“手”看上去,一个穿着西装,笑容疯癫的形象从树中长了出来。


“想我了吗,Harley?”


Harley扔下了手里的枪,双手捂住嘴巴,眼中泛起了泪花,发出了颤抖的不可置信的声音:“是你吗?Mr. J?”


没有人阻止她与小丑的拥抱,她也没空去确认其他人在干什么。突然之间,每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们或痛苦或开心,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在他们背后,十几只同样但更粗壮的怪物从地底钻出,开阖着锋利的口器,牙齿从环节中钻出,似乎能看到它们在笑。


 


TBC




*冬天的北半球星空能看到的标志景象,由天狼星,南河三和参宿四三颗亮星组成。


 


修仙修仙,最后一天

评论
热度(25)
  1. AdministratorA ddicted 转载了此文字

© Administ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