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istrator

脑洞大破天

|ABO钟桶/微DickJay|一鸟在手 1

teddyvera:

翻译自最爱的Skalidra太太的A bird in the hand. 


原文链接附上: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9649385?view_adult=true


太太原文一如既往的香辣可口。知道我翻译速度的诸位还是鼓励舔原文啊!


友情提示:


钟桶主,部分DickJay事后。CP洁癖,肉洁癖的孩子慎。


ABO世界观,钟叔DickA, JasonO。


片尾肉有fisting(拳Xjiao)情节,大家根据自己喜好避雷。


作者的话:


欢迎!这篇是十分随机的兴起之作 - 朋友和我觉得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钟桶(Slade/Jason)所以我就动笔了。什么时候我可能也会写钟/迪克/杰森的续篇,但这只是可能而已不要屏息期待哟。XD请享用!


译者的话:


本来打算翻完DickRoyJay那篇之后接Firefright太太的A study in acceptance. 毕竟那篇授权要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而原文又很动人。


结果之前某个周末偶然翻到的Skalidra太太的兴起之作这篇钟桶就完全被击中,读完马上要了授权。




以下翻译始,诸君食用愉快。


作者小结:


Jason和绝大多数的Omega毫不相像。他高大威猛,肌肉虬结,叛逆十足,而且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被用来同那些就他的性别而言再正常不过的本能斗争或者是努力去无视它们。这使得他与Alpha们的互动,特别是与家族里的那几位,大都只能以暴力终结。他正从这样的一次碰面- 与Dick的,中出来却偶然撞上一张熟悉但完全意料之外的面孔。Slade Wilson, 他。。。或许并不如他预料的那么好斗。


 


1#


Jason会在被困在床上的时候觉得神经紧张。就像是幽闭恐惧症一般,而现在几乎就是这样了-他和Dick被困在xing/爱结束后的那段时间里,一只手臂占有性的圈着他的胸膛,一条大腿同样挤压着他的大腿背面好让他的臀部能扭曲着对着床,这样角度才能更容易一些。Dick喷在他的后颈上的呼吸暖烘烘的,带出一种他从未在这种情景中感受到过的满足感。满足,确定,直到他意识到他直到身体内的结消下去之前都被困在了这里。


如果不是说服人们他其实不想要这个太难,并且如果不是因为原本将之说出口也太难,他可能会再也不想要被成结了。他不喜欢被限制,他也不喜欢这看上去就像是另一种他被建造错误的证明。他知道他 本应 享受这段时间,他知道他 本应 享受化学激素在身体里奔涌并因此而感到满足和幸福但是。。。他的确会有这样的感觉但他同这些本能反应战斗的太久而它们很难再真正起作用了。他没有办法喜欢这种感觉了。


(因为)感觉就像是被强迫。


他纯粹是因为以往的训练才能心平气和的呼吸,努力忽视掉Dick的嘴唇贴着他的后颈的触觉。当Dick的结开始消下去的时候,他在能确定自己能无痛脱身的那一刻立即抽身退开。Dick粘过来一点,尽管明显不情愿但还是勉强放他退开了,同时还发出了明显是不开心的有些气恼的呼吸声。Jason试图以他无视其它所有一切的那种方式来无视他胃里的那点愧疚。


当他终于从这个受限的姿势中脱开他才感觉好了些,他伸展了下自己的背,左右扭动脖颈直到它发出咔咔的声响。他能听到Dick开始挪动,他在Dick的双臂缠上他之前起身离开床边。他愿意的话当然可以任由他触碰。这之前就是这么发生的。


他和 Dick之间并没有正式的确定关系,从未确定过。但这多少也有些半规律了。只是。。。这只是他们都需要而已,因为各自的原因。


“Jason,”他听到,Dick的低沉的,xing/爱后的咕哝着的声音。“来嘛,留下来。”


他在从地上抓起衣服的同时向后看去,Dick脸上挂着小小的嘴唇卷起的微笑-眼皮困倦的耷拉着-这说服他坐回床沿上去,但没有阻止他把衣服套回身上,即使Dick凑了过来,一只手臂环过他的胸膛,手指抓弄着他衣服上的布料。他短暂的摆脱Dick的怀抱,穿上了他的夹克,但接着对方就又蹭了过来。一只手温暖的扣住他的胃部,他在Dick把嘴唇凑上他的脖颈的时候侧过头去。


他抬起一条腿来系鞋带,而Dick就在他的颈侧小口的吮吸着,手在他的胸腹间摩挲。他咬着牙咽下心中因这典型的Alpha充满占有欲的行为而起的恼怒; 而他的大脑也随即意识到尚且困在他身体内的“种子”。 一连串Alpha毫无用处的愚蠢行为中的又一件。如果Dick不是Dick而是其他任何人,他不会这样就放过他。他的全部生活就建立抵御那些暴力又喜爱动手动脚的Alpha不让他们从他这里得到一点好处的基石上。 


Dick。。。比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好,但明显没有任何Alpha能对他们的本能免疫。这是他无法忍受在他们的任何一次碰面后留下来的最大原因; xing/爱很棒但Dick环抱着他的方式,和牙齿擦蹭着他脖颈的感觉让他恼火。


“留下来,”Dick重复,音量更大了些。“我们可以再来一轮。”他忍着压抑着全身的战栗-Dick紧贴着他的后背,空闲的手向上将他的头发向后拢去,指甲擦蹭着他的头皮。“我能感觉到你有多需要这个,Jay,”Dick嘟哝着,“让我再让你高/chao一次吧。很享受很放松的。“


“闭嘴,Dick。”他抱怨,抖了抖肩膀,试图消去对方的注意。“我还有事要忙。”


“它们明天早上也还在那里。”Dick手指扣住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向上拉了一些好让自己更好的吮吸他的脖颈,而Jason在他的气味被Dick的浓厚气息占据的时候几乎无法呼吸。“我可以帮忙。” Dick说,声音更低哑粗暴了些。“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小翅膀。把你从里到外吃干净,让你好好的高/chao;你知道我擅长这个。如果你肯再多留一会儿我会让你感觉特别棒的,Jay。“


他这次真的战栗了起来,无法自制的真的去想象那个场景因为Dick说的没错,他的舌头会的不止是糟糕的双关语。这会非常棒。这感觉上会好极了。


“就是这样。”Dick夸奖道,舌头顺着耳廓向上舔弄,逼出了他一声尖锐难以自制的喘息,让他的眼睛闪烁。“让我帮你解脱,Jay。让我来好好照顾你。”


是的,一大部分的他发出舒服的咕噜声;他身体里允许他被向后拖去的那一大部分,吸进xing/爱与Dick近乎不可抗拒气息的混合物并发出shen/吟的那一大部分。Dick的嘴唇继续向后转去,他的牙齿顺着他的脊椎向下轻轻啃咬,而他的身体静止住,感受着yu/望的冲刷,不自主的吸入紧张的呼吸并-


他猛地推开Dick,在转身的同时用手肘狠狠击向对方的身侧,并从床上起身退开。Dick因为疼痛而哼哼着蜷缩起来,而Jason更多的后退了几步,双手在身侧握的紧紧的,露出牙齿。Dick的眼睛再度睁开,向上看向他,带着谨慎和一丝疼痛。


“Jason?”Dick滑下床的一侧站起身问道。他赤裸但毫不在意。


“你他妈敢。”他吼道,接着像是看到Dick并不存在的后颈毛立了起来,嗅到空气中Dick的信息素因为所受到的挑战而变得尖锐浓厚。


Dick眯着眼睛,耸起肩膀,嘴唇发出短暂的吼声。随即他深吸了口气,将眼睛紧闭了几秒,才最终缓缓说道:“Jason,我没想让你不安,好吗? 你不是非得留下来;你可以离开而你也知道我并不会阻拦你。”


他不错眼珠地直视着Dick的眼睛,喉咙间作响, 以所能压的最低的声线说道:“当然, 你不会阻止我你只是会 使 我觉得自己愿意留下来。”他挑衅的上前一步,在啐出一口的同时将声线压得更低:“别跟我耍花样。我TM不需要你的批准,Dick, 而且我绝对肯定我也不需要你的照顾。” 


再度的深呼吸。“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Dick的嘴唇抿起,并在他意识到并有意收回之前亮出自己的牙齿。 “Jason,拜托,就只是坐下来吧。这只是本能。这——”


“这让你变成一个占有欲爆棚的混蛋。”他抢着补完。“是的,我知道。但是把你的牙齿收好否则我会把它们揍出来,这TM清楚吗?”


“Jason—”


咆哮的冲动在他能想到控制它之前就爆发了出来,而Dick立即就吼了回来——音调比他的更高并更具有威胁性,眼睛眯成缝,肩膀也因为即将爆发的争斗紧绷起来。他 痛恨 这声音切入骨髓的感觉,痛恨 自己在一个alpha的怒火面前想要躲避和逃开的本能。他更端正了些自己的站姿来对抗这种本能,几乎是准备好了打斗。这不会是他第一次卷入与Dick的争斗,更不用说是同Bruce,或是恶魔崽子。


当他变得暴力的时候没人能对付得了他,当他表现的不像他所是的那类人时。他本应是甜美,安静和慷慨包容的而他们不能忍受他并非如此。


“随你怎样,”他费劲的说着,向后退了一步。这并不是让步,一点都不是。“一个用老二思考的alpha,多让人惊奇。”他俯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套,诅咒自己只是穿成这样就来了这里因为这一刻他真宁愿更字面意义上的甩上自己的头罩把Dick屏蔽在外面。他露出自己的牙齿,在后退的时候带上自己的手套。“你可以滚开了,Dick。我TM不是你的狗咬胶。”


他在Dick能回答前阔步离开了房间,把门在身后踹死。他把前门也狠狠的摔上,仅为了下楼前那一瞬间的满足。有人盯着他看,他怒吼了一声便让那些人顺着走廊逃开不再烦他。愤怒却也因此 裹紧了他的胃。他知道那些人这样的反应并不是因为 他 而起。如果有人近到能真正闻到他的气味,知道他并不是一个alpha,便不会像那样落荒而逃。


他是个Omega,毕竟。他不具备威胁。


--------------


看自己写在篇前的废话才意识到这短短的Dickjay互动我竟从四月份翻到了八月中。


赶在桶生日前发出来希望能尽快到下次更新奉上自己最喜欢的钟桶互动。当然更是对同好们的生贺充满期待。 



评论
热度(83)
  1. Administratorteddyvera 转载了此文字

© Administ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