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istrator

脑洞大破天

授权翻译 I'm in paradise with Dad (Part 1)

YepYouAreDrowning:

标题:I'm in paradise with Dad


作者:AutumnHobbit


原文地址


作者tumblr地址


授权:







分级:清水无cp亲情向


译注:


作者注释说,标题来自The Neighbourhood的R.I.P. To My Youth,本文涉及详细暴力描写,以及没有Comfort的Hurt,另外涉及主要角色死亡,涉及未成年人死亡。


很久没翻东西了,也提不起劲翻,这篇一千字的小短篇早就要了授权,但被我放在文档里攒灰……又看了眼原文,好虐,待我缓缓再肝【。先把几个月前翻的前半部分发一下吧,不打tag,权当推文。等我把后面(那几百字)翻完之后再重发一次(这里也会补上)。


暂时不放summary了,设定是,如果Jason被Bruce找到时还活着。


用加粗和下划线替换了斜体字。








Jason无法呼吸。或者说他可以呼吸,但只是勉勉强强地。他设法吸进肺里的那一丝空气尝起来像血与烟,而且几乎没怎么缓解肺对氧气的迫切渴望。吸气时他的胸腔轻轻动了一下,这疼得太厉害,直接让他流出了眼泪。泪水带着刺痛与痒意一路滑过脸颊。他没办法抬手擦脸。他没这个力气。他用仅有的力气动了动头,半闭着的眼睛望向天空……或者说,望向他觉得天空应该在的地方。他的头顶只有扭曲的金属、木头、灰烬以及黑暗。他被背上某个重得难以忍受的东西压在地上,更阻挡了他本就因伤受限的呼吸。另外,他完全动不了腿。他甚至都感觉不到腿的存在。


哪里都疼。他这辈子从没这么疼过,比那次妈妈没关火导致他被炉子烫伤都疼,比他之前中枪的时候都疼。


他觉得他要死了。


知道他要死了。


他躺在那里,全身都在一下一下地抽痛,但痛感与心跳一起渐渐减弱着。他几乎都不怎么在意了,只不过有什么让他想保持清醒 -- 他努力重新睁开眼,焦急地试图回想到底是什么。他是怎么到这的来着?他不知道他母亲有没有活下来。小丑走了。


Bruce。


他以为自己不可能疼得更厉害了,但想起Bruce所带来的疼痛胜过这之前的一切。 


Bruce,噢,Bruce。他到这的时候会多恨自己啊。他尽力了。Jason知道他尽力了。没关系。Jason不怪他。Jason实在没力气流泪了,但一想起Bruce他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他在泪水中合上眼,不由自主地抽噎起来。内心深处,他还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在教堂听见过其他人谈论上帝。他开始祈祷。求你了。求你让他来。我不指望他能救我。我会跟你走的,不作挣扎。但是求你了,让他到这里吧。求你了。求你让我见到我爸。


他除了火焰的噼啪声与自己咯啦咯啦的呼吸声之外什么也听不见。他的呼吸变得愈发短促,其中夹杂着突然的抽噎。他害怕极了。他不想死,他想回家,想整理房间,拥抱Alfred,还想给Dick打电话,还想跟Bruce为所有事而道歉,还想跟Selena说他其实不恨她,还想 --


他差点没听见那极其微弱的喊声。听起来像他的名字,但他不太确定。所以他尽量不动弹 -- 挺容易的,毕竟他没力气做比动动手指更费力的事 -- 然后尽量让呼吸在不停止的情况下更小声些。此刻他的胸腔特别疼,而他努力忍着不哭,因为他知道哭会扯到伤处,继而让他疼得更厉害。他快要过度呼吸了。他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却没什么效果,就在这时一块木板砰地一下砸到了离他的脸两英尺远的地方。他又听见了自己的名字,这次距离近得多。Bruce。


东西砸到地上的声音在继续。Jason听见那不断呼喊他名字的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绝望。他强迫自己继续呼吸,尽管全身的疼痛已经麻木了,而他累得不行,累得只想闭上眼休息一会。


他在耳鸣中听见挖掘的声音忽然停了。“噢天啊。”他听见了一句颤抖的低语,声音极其微弱。“噢Jay。”


Jason缓慢而小心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他朦朦胧胧地看见披风在他头顶摆动。他努力张开嘴,想叫Bruce的名字,但发不出声音。


砰的一声重响,然后Bruce就突然在他身边了。Bruce跪了下来,跌跌撞撞地爬近了些。他在Jason上方的某处,接着Jason耳旁响起一声刺耳的金属嘎吱声,同时Bruce也发出了一声闷哼。他背上的重量几乎在瞬间消失了。Jason又睁开眼 -- 他刚不是才把眼睛睁开吗?--  看见Bruce正把一根铁梁像细树枝似的扔到一边。Bruce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Jason身上。Bruce向他伸出手,但在还差几毫米的地方停住徘徊了一会,像不敢触碰他一样。





























评论
热度(9)
  1. AdministratorYepYouAreDrowning 转载了此文字

© Administ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