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istrator

脑洞大破天

一颗麻辣秃头:

【DamiJay】Code Blue
————
Notes:已授权的看图说话;角色死亡有;刀糖自由心证。
Summary:当Jason·Todd第二次死在Wayne家的男人面前……



————
        Damian回头朝传来“噗通”一声的墙角瞟了一眼,然后高高擎起他那把传自Al Ghul家族的武士刀拦腰劈开最后一只无名。

        “>Tt

        Jason靠着那堵墙皮剥落长满霉斑的残垣,侧腰上的弹孔被西海岸咸腥泛潮的风湿答答地黏着,一直没好,这会儿又透过那块脏兮兮的纱布渗出血来。

        “你难看得像只丧家犬,Todd。”嘴上落了这么句兵临城下的话,Damian的脚步却放得极轻,尽量不去惊扰到看上去快要昏过去的人。

        Jason不明不白地咕哝一句,听到脚步声时挣扎着想伸手去够别在枪带上的那支上了膛的老式柯尔特,嗅到硝烟底下少年的原本的气息后两颗绿眼珠子像是被用力揉皱的玻璃糖纸,倏忽间迸出细碎的光,随即稍稍抬起的眼皮重又沉沉地坠下去阖上。

        “这下你看起来终于比我高多了,恶魔崽子。”

        Jason从喉管里传出一声低低的嗤笑,听不准是讽刺还是自嘲。

         暮色自天顶降世,一层层越过那座废弃神庙的罗马柱们,落到青年的眉骨上然后沿着鼻梁向下蜿蜒。

        Wayne家的小少爷盯着Jason,像只鹰俯瞰自己的猎物那样,即使灰头土脸地带了满身狼狈也仍维持着他那御驾亲征凯旋归来的君主般的排场。

        他用鼻腔出声,“哼”过之后罕见地没搭理青年的揶揄,只抬了手臂掀起罗宾的披风,然后撑着长刀半跪下来,微张着嘴却一语不发,用同样沾满血污的脸凑近对方的,直抵住额头。

        Jason在少年贴上来的那会儿便警觉起来,发觉Damian侧过脸将嘴半张时更是因着爱干净的性子挑了半边眉毛质询。

        “你该不会要接……”

        下面几个字还未跳出唇瓣就不幸夭折,遭受到被一团灵活的嫩肉堵成一声满足的喟叹回到嗓子眼的厄运。

        口腔里的铁锈味在少年的虎牙刺向舌苔时变成柑橘烂熟的甜腻。Damian的指缝里都是干涸的血痕,也就留点绅士风度,没像这以前的很多次亲吻那样紧紧扣住青年的脑壳。但现在他站着,很明晰是占了上风的——挺拔的少年毫不费劲地便以不容置喙的笃定撬开对方的牙关呼啸而过,逡巡着缠上Jason那条牡蛎般的舌头,称得上是居高临下地灌进那些火热的唾液了。

        Jason带着半梦半醒间的混沌迎合,轮廓的棱角分明逐渐融成壮丽的驯顺。若不是有后面那堵墙忠诚地履行着支撑的责任,他肯定要被这个气势如虹的吻直直钉进地里。

        Damian不是没希冀过青年被宣誓主权时的柔软,但显然不是在自己这种略微乘人之危的境况下展现。他暗自咂摸着,自己吮吸时的粗砺力道该把Jason的肺都吸出来。不过坐在地上的那个还是以更为年长的丰富阅历达到面不改色游刃有余的程度,只是不断吞咽下那些迟迟的喘息,裎露某种兄长的无可奈何的包容。

        最后少年悻悻地鸣金收兵,望见对面那双眼睛长出水汽氤氲的森林时更渴望青年能在舔舐自己留下的那些咬痕时破口大骂“你他妈到底有什么毛病?!”,随即在发现双唇胀成桃红色难以发音时毫不犹豫地将拳头照着面门抡上来的生命力。

        可该死的什么也没有。

        仅余两条人影与浓稠的雾气平分这安静的一隅。

       “我不会允许你倒在我面前,Todd。”

        Damian攒紧拳头又松开,谨慎地抚上那道断面极深的刀伤。

        “那还真是多谢——”

        Jason故意把话音拉得老长,嘴角拱出一个狡黠的弧度,似乎很满意于少年掀开自己旧夹克后发现下面大大小小或新近结痂或重又绽裂或溃烂发炎的伤痕时微微凝滞的神情。

        比起那些不美好的东西,让Damian的心脏一阵缩紧而漏跳半拍的罪魁祸首其实是Jason投过来的目光——用那双水晶般洞明世事的、和自己的一样绿意盎然的眼睛。

        少年脸上飞起两团羞赧的绯红,撇过脑袋显然是在骂什么难听的东西,挂在头发上的汗滴就顺着甩过去的抛物线迅捷地往下落。

        “注意教养,Robin。”

        Jason压着嗓子模仿蝙蝠侠训斥人的语气,自己却先因着那份滑稽又笑起来,断断续续的,中途被几声来自破风箱般的两片肺的咳嗽按了暂停。

        “……我以为这种傻兮兮的暖场工作都是被军火库承包的。”

        Damian笑不出来:Todd字面意义地笑了三次是个让他有些毛骨悚然的事实。他只佯装无意地避开那道炯炯的视线挨过去靠着墙根,并将他们贴在一处的两条胳膊的手十指相扣得更紧。

        “小孩。”

        换作以往Damian听见类似用作调笑的昵称会二话不说地跃起来将整个身子都压上自己的哥哥,不过现在他还算耐得住性子去等候发落。

        “……16道伤口,三根肋骨,还有膝盖,也许再过个几天我就会变成蛆的盛宴——”

        Jason的指节被黑着脸的男孩用还没长开却有力的手捏得生疼,顿时就打住并非夸张玩笑的描述噤了声。

        “原来你除了继承了Grayson的绿麟小短裤还继承了他的话唠?难怪能跟Harper搞到一起。”

         Jason没还击,也可能是在腹诽,半躺在那像是又要睡过去,许久之后才让人意识到他一直醒着。

        “……”

        “Oh the Joy,I can see the light”

        “Oh the Joy,I can see the light”

        “Lo,a burning torch appears”

        “in the distance,bright and clear”

        “Oh the Joy,I can see the light”

       这歌声来得突然而熟悉,顷刻间把Damian浸到一些过往里:他果然是听过的,在死而复生后回到Wayne大宅没几天的一个夜里。

        那时节他整晚守着Jason的归巢,大概是想要来场酣畅淋漓的干架帮助自己忘掉死亡——亦或是某些未名的原因——反正他睡不着,也没恢复到可以重新穿上罗宾制服夜巡的最佳状态。

        他是等着老管家被青年发出的响动惊醒、四处检查完一圈又躺回去以后翻过那扇窗户爬上青年的床把他从困倦中给折腾醒命他给自己唱小夜曲的。

        “Oh the Joy,I will see my love”

        “Oh the Joy,I will see my love”

        “Make it quick,please don't wait”

        “Let me in through heaven's gate”

        “Oh the Joy,I will see my love”

        歌词描绘的内容有些晦涩,但平心而论不清醒到以致没法生气的Jason声线沉淀了能把人溺毙的柔和质地。于是男孩像个十二三岁的小子该有的那样很快倒在青年的怀里,迷迷糊糊间还能感受到刺客联盟的孩子原本不会有所体验的手掌摩挲脊背时的温度。最后他静谧地睡过去,也是复活后的第一次。

        而第二天他又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睁开眼的,Jason与自己的关系似乎也还是充斥了硝烟刺鼻的味道,导致他常常觉得自己仅是做了个内容有些微妙的梦。他便仍嫉妒着父亲与Jason之间那层其他兄弟都没有的所谓的特别情愫,并以“别再像个怨妇那样自导自演着你的苦情戏了,Todd!”作为每次拳脚相向的开场白。

        至于Damian与Jason又是什么时候从冤家路窄发展成了现在这种和平多的暧昧境地,恐怕得把功劳记到老管家委婉的提醒上:那之后他知道了自己的父亲与二哥是如何到了埃塞俄比亚,又是如何扬起银粉色的沙在圆月下打了一架。

        现在他也嫉妒,不过是对象的立场完完整整调了个个儿,就由此对着自己的父亲生出了更多的错误的叛逆与冲动,事后再来感到后悔。

        夕阳在青年的半边脸颊镀了金红色的光,男孩望见他的睫毛投下震颤的扇形的阴影。他们很相似:猫与黑豹的绿色虹膜、不太适龄的家庭教育、还有为了掩盖孤独的暴躁性子——其实他摆着蛮横的少爷脾气多半只是为了看他人跳脚的滑稽模样,同时Jason在除了父亲的其他人面前还是很好讲话的。而这所有的共通之处又都转化成默契的信任。

        对方突然睁开眼睛回望过来,果不其然地捕捉到了Damian流露的一丝焦虑。

        “你来得太晚了。”

        他用指腹描摹自己的小男友欲言又止的唇,那些孩子气的不自信便都了然于心。

        “不过也足够了。”

        Jason箍住男孩的下巴又堪堪覆上来,充满技巧的舔吻以令人窒息的冗长取代过分激烈的攻城略地。Damian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发酥发软,他迎合着伸出舌头扫荡过每条齿缝,心脏却因为对即将到来的失去感到恐惧而慢慢僵冷下去。

        你那犯罪巷出来的蟑螂一样顽强的求生欲望呢?你对父亲死性不改的执迷呢?男孩想扯着青年的衣领质问,想即使永远无法参与对方比自己早几年的人生被分享那些没有自己也没有父亲的秘密也该留下点什么纪念品,又想对方若是真心把“干票大的然后去死”而不是“平平淡淡才是真”作为人生信条的话确实无需多言。

        “我只是回到我本该待的地方去。”

         他捏了捏男孩的脸让他别害怕,以为就能让他从容地又一次面对死亡——即使不是自己的。

        “你真自私,Todd。”

         Damian看着青年拉开那支M1911的保险栓,并将它对准太阳穴。

         “为了以防我们的小少爷吐出那些Alfred的金贵的菜肴,你最好背过身去,蝙蝠宝宝。”

        他听见Jason说的话,也听见自己的声音枕着风。

        “……让我来。”你必须死在我手上。

        “如果你没有给我准备一副死人都能掘开的破烂棺材的话——把我扔进海里,Dammy,别像个变态科学家那样留着尸体。”

        Jason一直握着他有些抖的手。

        枪子落地的声音其实并不稀奇。Damian看着那具身体和着血沫在碧波中沉沦,觉得和Jason泡拉萨路池子的唯一区别就是不会有什么东西又从水里爬上来。

        他再没听过那首歌了。




————
FT
damijay为什么这么浪漫我飞升爆炸……明明充满暴力美学的性张力某种程度上说却相当纯情……米总小男友实在是太苏了呜呜呜加油长大呀呜哇
最近桶受粮食好少只好三番两次自割腿肉,实在是难吃,各位见谅()GAM太的图还是非常美味的!
帕总把我想说的全说了,笔力垃圾不知道能表达出多少()桶在我心中其实是无需任何人拯救的,相反他还有可能是拯救别人的人,哪怕没有遇到Bruce也能蜕变成强大温柔的tough guy,所以写了没那么暴娇的桶和没那么熊的大米之间比较温馨的一个故事xxx
总之感谢阅读,爱桶护桶从我做起💗
顺便桶唱的那首歌叫《Oh the Joy》,其实是一部游戏里的歌,那个游戏本身也挺hmm…有兴趣的旁友可以去试试ww

评论
热度(135)
  1. Sameen一颗麻辣秃头 转载了此图片

© Administ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