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istrator

脑洞大破天

萧木木:

轻松搞笑的一篇文。
原文: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downloads/ne/nex_et_nox/11240097/pester.html?updated_at=1497840090
pester
by nex_et_nox
Summary

“你又不能逼我去,”红头罩说道,一边在哥谭中的一个屋顶上俯视着提姆。
“我不能,”提姆耐心地说道,“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会竭尽所能上天入地无所不用其极让你去。”
韦恩家族要庆祝卡桑德拉凯恩的生日,她真的很想让所有兄弟都出席。


“你又不能逼我去,”红头罩说道,一边在哥谭中的一个屋顶上俯视着提姆。
“我不能,”提姆耐心地说道,“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会竭尽所能上天入地无所不用其极让你去。”
“没可能,我现在就告诉你,”头罩说道。
“如果你来B会很开心的。”
“虽然我本来就不想去现在我更不想去了。”
“如果你来黑蝙蝠会很开心的。”
“所以呐?”头罩听上去没有像他跟布鲁斯吵架一样毫无反应。
“所以我们都知道他是你最喜欢的姐姐啦,”提姆说道,抓住重点。
“她是我们唯一的姐妹,”红头罩指出事实。
“诶哟我去-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啦。她是你最爱的姐妹。”
头罩抱着胳膊。“别跟我瞎逼逼了。”
“你最差劲了,”提姆说。
“说起来,为什么会是你出来邀请我啊?”
提姆嘟囔了句什么。
“对不起,您说啥?”头罩问道,喜悦之情溢出头盔。
“我说我打赌输了,行了吧!”提姆喊道。“这一周我得做黑蝙蝠交代我的所有事情。”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能看出来红头罩要笑抽抽了,而红罗宾的表情是认真考虑要揍他一顿。

“你应该来参加聚会,”夜翼说道,一边坐在杰森身边,杰森正从来复枪的瞄准镜监视着集会。
“已经拒绝红罗宾的邀请了,”杰森说道。“现在走开,忙着呢。”
“得了吧,小翅膀,”夜翼哄着说。“我们都知道黑蝙蝠是你的最爱嘛。为了她呗。”
杰森抬起头。“你们两个是对过词?”他问道。简直不科学。
夜翼无辜的眨眨眼。
“如果我说我会考虑一下,你能滚开吗?”杰森问道。
“当然了,”夜翼说道,优雅的起身。“别杀人哦。”他荡离屋顶。
“别杀人哦,”杰森语带嘲笑的说。“傻逼。”因为红头罩不再杀人他才被允许留在哥谭。迪克明明该死的知道,他只是喜欢用来福枪盯梢以防万一有事搞砸。
就在杰森把头又埋回到准镜前,他注意到对面的屋顶有个小人在冲他挥手。杰森没理他。

他们把阿尔弗莱德留在最后。他绝对是个大招而他们都知道。一帮混蛋。
“杰森少爷,”他说道。
“诶哟我的天啊,好吧,”杰森说。“我会去。”
“太棒了,”阿尔弗莱德说。“我假设您知道要在恰当的时间来?”
杰森哼哼。
“太好了。”
“可是,我没有平民的衣服啊——我是说,好看的衣服,”杰森说,就好像这就能让他打破承诺。
“这不是问题,”阿尔弗莱说。
杰森瞪他。“我真的觉得——”
有人敲了敲门。
就算在他自己的安全屋/公寓,杰森靴子里都有一把刀和一把枪别在裤腰上。他一手抓着手机,一手开门,准备着反击。
“小弟,”凯斯说。“我们逛街去。”
“你们算好时间的吗?”杰森不敢置信的问道。他把手机放回耳边。“你们俩竟然算好了时间吗?”
我会在聚会恭候您,杰森少爷。和你姐姐玩得开心,阿尔弗莱德说道,根本就没理他的问题,直接挂断电话。
杰森盯着自己的手机。糟糕的是他真的想知道啊。自从他还是个小孩子,他就不会低估阿尔弗莱德的超能力,总有一天他要搞明白阿尔弗莱德到底怎么做到的。
“我不知道你还知道我的安全屋在哪儿,”杰森对凯斯说。他应该考虑搬家了。该死的蝙蝠们。
凯斯耸耸肩。“你准备好了吗?”她问道。
杰森重重叹了口气。该死的蝙蝠们。
“等一下,”他嘟哝道,放开枪抓起钥匙和钱包。“你开车吗?”
凯斯刚拿到驾照;自从她拿下驾照杰森还没和她上过路,但她在练习的时候他在,他可真不想再来一次。
凯斯总是开的像在极速车战一样。可能这是因为她的所有驾驶技巧都是从1)她爸和兄弟们(一般是蝙蝠机)2)一半的练习时间都是用蝙蝠机送她受伤的坐在前座发号施令的父亲/兄弟们那儿学的。
她能通过考试真是个奇迹啊。
“不,”凯斯说道,就算努力板着还是能看出来杰森还是松了一口气。总有机会和地点像个疯子一样开车,但杰森现在真的没心情。“斯蒂芬。她需要新裙子。”
“真棒,”杰森说,一边锁上了门。
凯斯笑了。“她想要我告诉你她是Regina George。”
“她倒是揍过我的脸,”杰森若有所思的说。
“'滚进来,废物,'”凯斯引用道。
“我天啊,”杰森翻了个白眼,说道,不过还是笑了。
【Regina George演过电影贱女孩,这句话应该是她的经典台词】

杰森在聚会之夜带着装备去了庄园。希望聚会结束后还有时间去巡逻。如果没什么事,杰森总能早点溜走;法定死亡总是有点好处的,比如没有义务呆在韦恩的聚会上装样。
他到底为啥让自己遭此劫难?
哦,对哦。利用感情。
最起码这儿只有他的家人认识他,所以他能够站在角落不需要跟人们寒暄。这儿还有免费酒水呢。
“你不够年龄喝酒,”迪克说道,从他手里抢过香槟。
“嘿,”杰森抗议道。“我到了。你想要检查我的身份证吗,混蛋?”
“你假的不行的身份证?”迪克怼他。“因为你法定死亡所以做的假证?你生日还有六个月呢,杰。”
杰森使劲瞪他。“那我还能干嘛啊?”他问道。
“跟别人聊聊天啊,”迪克说。“例如:今晚见到你真是开心。最近忙什么呢?”
“琢磨着怎么干掉你,”杰森说,然后走开了。又从桌子上拿起一杯香槟。
他穿过屋子走向他姐姐。
“生日快乐,凯斯,”他走到她面前,静静地说道。她笑了,把他拽过来抱着——然后拿走了他的香槟。
“谢谢你给我拿喝的,”她说道。“小弟。”
“额,”杰森说。
真没招。他就赢不了。
End Notes

评论
热度(87)

© Administ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