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istrator

脑洞大破天

【翻译】【Batfam】校园欺凌(上)

白骑士先行一步:

系列文Grade School第五篇(上)


原文Bullyby KagSesshlove


(原作非常棒,请尽情吐槽我的小学翻译水平。)


默墨陌蓦_小甜饼专业户太太翻译的前三篇:


1.开学日2.管制刀具3.体育课


自翻:


4.同辈压力


Summary:


假设Damian去一所普通小学上学,他不得不做一些普通学生都会做的事情,比如处理校园欺凌。


Warnings:


含有错误的种/族/歧/视言论。


——————————————————


——————————————————


Tim接通电话没多久就后悔了。


“嘿,Dick。”


“嘿,Timmy。”


一阵恐惧向他袭来,他不喜欢那种腔调。


“发生了什么事?”


“呃……Damian的学校打来电话,又一次。”


Tim呻吟着,在愤怒和好笑间徘徊。


(小恶魔是怎么搞的?)


“对了,他这次做了什么?”他边问边将一只手插进头发里,想知道Dick为什么打电话给他。


“他因为欺负人被叫到办公室里。”


Tim哼了一声。“比起威胁要挖出老师的眼睛,这好多了。”


Dick叹了口气。“是啊,无论如何,我接到了电话,所以B还不知道,我想尽可能瞒住这件事,越久越好。所以……你能帮我接他吗?”


“什么?!Dick——”


“求求你了,Tim!你已经放学了,我不想因为离开而引起对这件事的注意!只是……把他带在你身边直到放学时间。可以吗?”


“我——不!我只是不在学校,并不是说我不忙。我还有工作!”


“你可以给自己放个假。”Dick指出。


(我可以,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想这么做。)


“我不能和他共度3个小时,Dick。这会以其中一人的死亡收场。”


“来吧,Tim!就当作是对他的惩罚,他一开始就不该攻击别人。”


“真的?那就是你的目的?让B知道这事才是更好的惩罚。”


“鸟宝宝,好吗?Damian到家时,我会和他谈谈这件事。我只是——”


“是的,我知道。”


他还是这么做了。Damian是Dick的心肝宝贝,在很多层面上这很荒谬,但无可否认,这千真万确。不久前,Tim曾用他的愤怒对抗这一点,但当Dick这样做来保护小恶魔时,他并没有因此生气。他理解了——理论上的——但这仍然令人恼怒。特别是当他的兄长把他拖进去的时候。


“那么,你愿意吗?”


Tim沉重地叹了口气。“好吧,但这是你欠我的。”


“谢谢你,鸟宝宝!我会补偿你的。记住,不要带他回来直到——”


“直到放学时间。是的,我知道。”


Tim挂掉汽车电话,呻吟着。


(这将是一场灾难。)


——————————————————


Tim走进办公室时给了秘书一个精心设计的微笑,无视了Damian看到他时眼睛睁大又眯起的样子。


(他们面对彼此时感觉相似。)。


“你好,Reynolds女士。我是Timothy Drake-Wayne,Damian的兄长。Bruce无法前来,所以是我来接他。”


她抿起嘴唇,“在这里的应该是Wayne先生,校长想和他见面会谈。”


Tim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椅子,第一次注意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学生和他的母亲。


(Dick,你让我陷入了怎样的麻烦?)


“没关系。我可以代表他出席,对吗?”


Tim的语气并非疑问。


她眨了眨眼睛。“嗯,那个——”


“我认为这不成问题。我可以打电话给Bruce,但我讨厌打断他的工作。”


“对,不——没关系。我会告诉校长你在这里。她在打电话,但很快就结束了。”


Tim又送来一个假笑。这些都是Dick欠他的。


他走过来坐在Damian旁边的座位上,虽然他宁愿隔着一个房间,或着隔着整个国家。


“那么,”Tim耳语道,“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欺负你的同学吗?”


Damian的回答是预料之中的咆哮。“为什么你在这里,Drake?”


“因为Dick不想让Bruce知道你闯下了多大的祸。我发誓,你会再一次被停课。”


Damian瞪着眼睛,一脸反抗,但他的神情里还有些别的什么让Tim停下来。他不确定那是什么——不一定是抵触但……


“发生了什么事?”Tim好奇地问道。


“这有关系吗?我欺负了一个人,这与你无关,不是吗?”


他的语气很恶毒,但他的措辞更令Tim生气。


(我肯定漏掉了什么东西。)


Tim微微皱起眉头。认真考虑的话,Damian欺负别人简直就像他逼迫别人抽烟一样难以想象。小恶魔是个居高临下的小鬼,他还有肆意威胁的倾向,但他很看重他罗宾的角色。这意味着,无论他多么讨厌他的同学,他决不会无缘无故地攻击任何人。


即使他对挑衅的定义与别人不同。


“发生了什么事,Damian?”


Damian看了他一眼,然后目视前方。他抬起了下巴。


“他是个白痴。我处理了他。”


Tim眉头紧皱,做了个深呼吸。好吧,是考验信任的时候了。他可能会后悔的。


“如果你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能帮助你,Damian。”


Damian面对他目瞪口呆的样子令Tim很高兴。愿意提供帮助对Tim而言难若登天。在Tim看来,暗示他信任Damian不是个错误。但只要看见他的表情,一切就值得了。


这一点也没有减损他弟弟的怀疑。一点也没有,真的。


Damian吞下一口唾沫,转过身子。“没什么,他们只是说了些蠢话。”


“比如什么?”


Damian看了他一眼,Tim不知道为什么询问Damian比审讯恶棍更困难。


“没关系。”


(这太难了。)


Tim叹了口气。“好吧,你做了什么?让他们因为你欺负人,把你带到办公室?”


Damian嗤之以鼻。“我复仇了,就这样。”


Tim抑制着转动眼珠的冲动。“Damian,我需要完整的故事,才能阻止你被停课。我必须知道我处理的是什么。”


他听起来像个辩护律师。Dick将用余生来偿还他的债务。


Damian避开他的目光,但随后他垂下肩膀,叹了口气。Tim明白他投降了。


“在自助食堂里,那个白痴贬低了我的血统。”


Tim皱了皱眉头。


“我当然不理他。他的偏见仅仅显示出他是多么无知。”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Damian那种表情又回到了他脸上。“他没有得到我的回应,决定继续询问我家长的关系,以及你们是否都需要我。”


Damian利落地闭上了嘴,Tim终于明白了那种表情。


不安全感。


Tim闭上眼睛,再次深呼吸,试图平静下来。因为他生气了。


真的,他受不了Damian。是的,Damian试图杀了他,还说他们不属于这个家庭,因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但他是他们的Damian。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告诉他,他们不需要他。


(特别是他自己已经开始担心的时候。尽管那个愚蠢的孩子不知道,但同样如此。)


Tim点了点头,语气轻柔。“对,”他保持这个语气说道,“然后你做了什么?”


Damian皱起了眉头,移开目光。“我叫他闭嘴,但他没有。于是我把Davidson逼倒在地,用小刀对准他的喉咙,威胁说如果他不闭嘴,我就切开他的皮肤。然后Andrews介入了。”


Tim尖锐的笑声赶走了他严肃的辩护。“一把刀?Dick没有再次开始检查你的口袋?”


Damian谨慎地看着他。“Brown帮我在运动夹克上缝了个口袋,”他勉强承认。


(我要带走Steph的华夫饼或者其他什么。)


“其他人看到刀子了吗?”


“当我注意到Andrews走近时,我把它藏了起来。”


“这很正确。嗯——”


校长推开门,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


“请你们都跟着我,我们可以开始了。”


(走吧。)


他要让Dick用一辈子的时间提供咖啡和能量饮料,以此偿还他的债务。


——————————————————


Damian跟着兄长来到校长办公室时皱起了眉头。


(Drake演的是哪一出戏?)


他不知道为什么Grayson觉得,在所有人中有必要派出Drake——Damian宁愿来的是Cain,甚至是Todd。


但Drake出奇地愿意听他说话,比他预料的更多。他不知道把故事告诉Drake有什么用,因为校长不可能听他把话讲完,但让他感觉稍微好些的是,Drake相信了他。


他永远不会承认这点。


他们都坐了下来,Damian威胁地看着他的兄长,强迫他坐在最右边的椅子上。Drake没有理会,就坐在他旁边。


“我原本希望Damian的父亲在这里。”


Drake微笑——十分虚伪,而且出乎意料的紧张。“Bruce正在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他无法抽身。我有能力胜任家长一职,Kensington夫人。我可是Timothy Drake。”


“当然。谢谢您的光临,Drake先生。我们可以开始吗?Henry——还有一些目击者——说Damian将Henry推倒在地。Henry还说,Damian向他拔出了一把刀。”


Damian环抱双臂,向后靠在椅子上。


“我要求学校开除他!”Davidson的母亲身体前倾,喊道。“他向我儿子拔出了刀,无缘无故地威胁他!他既危险又不稳定,学校不应该允许他出现。”


Damian转动着眼珠。他自己并不想上学……但他也不想被开除。特别是因为父亲和Grayson会对他失望。


“Davidson夫人,我理解你的顾虑,但在我进行决策之前,有必要听听Damian的意见。”


“谢谢你。”Drake答道,听起来有些古怪。


Damian从眼角瞥了他一眼。他的姿势很紧张,略微眯起眼睛;他看起来……Damian不确定。但Drake通常比现在更擅长摆出应付公众的面孔。


(他出了什么差错?)


“首先,我想我们应该确定,Damian没有用刀攻击任何人。如果收回那项指控,我将不胜感激。”


“Henry不会说谎——”


“你确定吗,Davidson夫人?因为我自己也和Damian谈过。Damian也不会说谎。”


Damian脸上毫无表情,却勉强被他感动了。Drake显然已经恢复过来,并展现出他作为演员的技巧:Drake听起来真的为他感到愤怒。


一阵令人局促不安的沉默。


“也许,”Kensington开始说道,“Henry说的可能是实话。毕竟,报告显示Damian在第一周就带着一把刀去学校。”


“然后他答应不再这样做了。你想看看他有没有另一个匕首套吗?他也不介意把口袋都翻出来,如果这样你就能意识到Damian没有用武器威胁他的同学。”


“听起来是个好主意。”


(那个女人很烦人。Davidson显然很听她的话。)


“Damian?”Drake提示道。


他皱着眉头站起来,把他的外套和裤子的口袋都翻出来。他卷起两条裤腿,展示他脚踝上没带匕首套。他双臂交叉着坐下,尽可能忍住不笑:他要记得晚些时候感谢Brown的慷慨帮助。


“所以,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了Damian没有用刀子威胁Henry,我想我们可以继续处理目前的情况:Henry声称我的弟弟无缘无故地袭击了他。既然他已经撒谎一次,相信他可能对此说谎并不困难,对吗?”


Damian得控制自己不要目瞪口呆。他当然没有,他不是个不体面的农民。然而,Drake今天不断让他吃惊,尤其是他为自己辩护的热情。


(尽管他知道那把刀……真是烦人。)


Damian不喜欢被人糊弄。更糟糕的是,糊弄他的那个人是Drake。


他这么做可能只是因为Grayson是这么要求他的。这个解释很有道理。


“什么?不!Henry没有说谎,我不知道你的弟弟是个怎样讨厌的小鬼,但他用一把刀抵着我儿子的喉咙!”


“Davidson夫人,请冷静些!”Kensington斥责道。


“对不起,你刚才说我弟弟是个讨厌的小鬼?Davidson夫人,我以为你是个理智而成熟的成年人,令我失望的是你证明我错了。不考虑你的幼稚,如果你能忍住不这么称呼我10岁的弟弟,我会不胜感激。”


Davidson,他的母亲和Kensington都震惊地盯着Drake,而Damian并不对此感到惊讶。Drake听起来比他平时扮演的平民角色更加冷酷,即使他是公众面前的Drake,他仍然受到过父亲的训练。他知道如何恐吓别人。


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些紧张,他们真正需要的是避免Damian被停课。


Damian巧妙地从旁边瞥了Drake一眼,看到对方略有不满,但完全困惑的表情。Damian转动着眼珠。


“好吧,”Kensington开始了。“我想我们都应该冷静下来。Damian说发生了什么?”


“Henry发表了种/族/主/义言论,并暗示Damian不属于我们的家庭。”


“我儿子决不会——”


Drake打断了她。“我知道Damian不应该诉诸暴力,但我希望你能理解他的反应,Kensington夫人。我宁愿早一点结束这个会议,那我们为什么不达成结论,这两个男孩都不会因为他们的行为而受到学校惩罚,把这个问题留给他们的家庭进行管教呢?”


“什么?Henry什么也没做,我的意思是,你的弟弟应该被开除!”


“而我的意见是,你的儿子应该被开除,但除非你宁愿他们都被学校开除,我想我的办法可以解决问题。”Drake转向Kensington。“Damian无法证明Henry说过那些话,而Henry也不能证明他没说过,Damian的确攻击了他,但如果Henry真的说了这些话,那么我想我们都同意这次袭击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Drake盯着Kensington,完全无视Davidson母亲的抗议。Kensington微微咳嗽,点点头。


“当然,这……看起来很公平?”


Kensington实际上并不确定,但她似乎有足够的理智知道,与Drake争论这个问题实际上不会带给她任何好处。她显然做出了一个决定,选择让一个Davidson,而不是一个Wayne失望。


“很好,”Drake站起来说道。“那我就带Damian回家,我们会处理这个问题。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谢谢你们,Kensington夫人,Davidson夫人。我们走吧,Damian。”


Damian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跟着Drake走出办公室。他盯着他兄长的背影,皱起眉头。他加快了脚步,与兄长并肩而行。


“你为什么这样做?”


Drake向他挑起一边眉毛。“是我从另一次停学中拯救了你。最好的做法是说句谢谢。”他慢吞吞地说。


Damian皱起了眉头,环抱双臂。“谢谢你,Drake。”


“嗯……不客气,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在这件事上你是正确的。”


Damian向他投以怀疑的目光。


“好吧。嗯,这把刀出现在学校有点出格,而且你本来不该去对付他,至少在公共场合。但是家里没有人会真的生你的气——至少在知道整个故事之后。”


“Tt,我对此表示怀疑。”


当他们走出学校时,Drake停了下来。他低头看着他,而Damian同样凝视着他。


(现在做什么?)


“Damian……”Drake摇摇头走了过去。“那个女人真让人讨厌。”


Damian皱起了眉头,但他决定不提醒Drake模式的转换。“与她的儿子如出一辙。”


“你知道,报复别人有更好的方法,而不是就在当时当场攻击他们。我很惊讶Dick没有花更多的时间与你谈论此事,我猜,我得为你补上一课。”


Damian眉头紧锁。“你说的是什么,Drake?”


Drake胸有成竹地笑了,“在学校放学之前,我不能带你回庄园,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在韦恩公司停下?我敢肯定我们和Davidson的公司有个合同。”


Damian向他眨了眨眼。“你打算——”


“我们。我敢肯定,只要我们告诉B这是个联络感情的机会,我们就能逃脱惩罚。”


Damian冲着他笑了笑。“嗯……这似乎很明智,Drake。也许你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教我更多黑客知识,学校网站是个不错的起点,不是吗?”


“我不是Barbara,但那是个好主意。我们走吧。”


“我来开车。”


“你不能开我的车。”


“Tt” 


——————————————————


“所以,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蝙蝠崽子?”


Damian瞪了他一眼,但Jason没有理会,一个肘击砸在最近处暴徒的鼻子上,躲开瞄准他下巴的一拳。


在巡逻中进行这场谈话是是个好主意吗?


也许不是,但Jason很好奇,而且这些家伙太弱了,以至于他和Damian实际上不用集中注意就能拿下他们。


(B会训斥我不够全神贯注,但我不介意。)


“你说的是什么,To——Hood?”


Damian打昏对手时,Jason低声吹起口哨。“踢得好,罗宾。现在和我谈谈你与红罗宾回家后古怪阴郁的态度。你和他打了一架,还是别的什么?”


“就像是这样。”


Jason哼了一声。“看看你,听起来你就像提前进入青春期了。一如既往。”


一个蝙蝠镖嗖地从他头顶飞过,Jason笑了,虽然他的弟弟看不见。“多谢,蝙蝠崽子。”


“保持注意,停止闲话,头罩。”


“所以有些事值得八卦——嘿!”Jason射击了一个瞄准Damian的暴徒。第三次了。“有时我会错过真正的子弹。”


Damian冲他笑了笑,但没有发表评论,用脚扫开他的敌人。


“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Tt。爱管闲事。”但Damian叹了口气,当他制伏了一个体型大他三倍的壮汉。“我们去了公司,停止了一些并不必要的交易。然后他教我更多关于黑客的知识。”


“对……所以你在生什么气呢?他是疯了才认为合适教你这些的吗?”


Damian向他跑去,跃过他的肩膀,用膝盖撞击在恶棍脸上。Jason射击另一个人的肩膀——非常不满。


“夜翼把你训练得太好了。”


“我只是有些困惑,”令Jason惊讶的是,Damian承认了。


实际上他并没有指望他会承认任何事。


“因为什么?”


“D——红罗宾……异乎寻常地……平易近人!他出乎意料地愿意听我说话,并用一整天来帮助我。”


“出乎意料?没错,你们打架,但你们是兄弟。如果他需要你,你也不大可能抛弃他。”


Damian停了下来,像听不懂他说的话似的盯着他。Jason向那个从背后接近他弟弟的歹徒开枪射击。


一枪爆头。


真无聊.


“你为什么这么震惊?”


“我——没什么。”


然后Damian以凶猛的姿态跳回战斗中,通常这意味着某件事令他不舒服,而他不想去处理。


(他真是Bruce的儿子。)


他压制着当他想到Damian因Tim乐意帮助他而震惊时,同情和愤怒的冲动。


他咬咬牙,当他扭断另一个人的手臂时,勉强眨了眨眼睛。


兄弟们带来的麻烦比他们的价值更大。


(我会告诉迪基鸟,我们回家后给蝙蝠崽子一个拥抱。) 


——————————————————


Dick好奇地看着Tim,“所以……”


“问吧,Dick,”他喃喃地说,依然面对着蝙蝠电脑没有转身。


“你没有告诉我会议上发生了什么。你只是说这不是Damian的错,然后就放下不提。”


Tim叹了口气,耸耸肩膀。“我正在写一份报告,我们非得现在谈这个吗?”


“嗯,我想这是个好主意。因为,显然,今天不是Damian的错。但当我们结束巡逻,Jay告诉我,我需要给Damian一个拥抱。Damian表现得很古怪,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所以我没有机会抱他。早些时候,当你和他一起回家,你看起来很好,但后来你却开始沉思还有点沮丧。告诉我出了什么事,Timmy。今天发生了什么?”


Tim又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他。“一个崭露头角的种/族/主/义者侮辱了Damian,但是Damian没有理他,直到这个孩子开始说Damian不被全家人需要。”


(哦,Dami……)


“不……”


“我知道。为了确保Damian不会被停学,我的态度可能比必要的更加强硬。然后我带着他去韦恩公司,我们已经终止了与他们公司合作的生意,因为那个母亲几乎和她儿子一样混蛋。我们也可能侵入学院网站,毁掉那个孩子的成绩。”


Dick忍住了笑意。他本来不应该这么高兴,但他是一只蝙蝠,而且他充满了报复性和保护欲,他很愉快地将这一切归咎于Bruce的教育。


“我们一起玩得很开心,而且很文明。他甚至笑了。”


Dick的表情柔和起来。“我很高兴听到这个。”


Tim苦笑了一下。“没错,只是……当我们回来……好像他记起了那个孩子的话,有点像是在防备什么。因为,嗯……你知道他的感觉比别人更敏锐。”


Dick知道这一切。因为他的弟弟是有史以来最成熟的十岁孩子。但他毕竟只有十岁,而尽管他很自信,他依然对他在家里的位置感到不安。他希望并非如此,他希望他能知道他们都爱着他——即使Tim也是。


Dick生气地环抱双臂,“好吧,我们只需要提醒他,其他人对我们家一无所知!”


Tim挑起一边眉毛,挠了挠头发。“什么意思?”


Dick咧开嘴笑了。“这是个惊喜。就交给我吧!”


“那……让我有点紧张。” 


——————————————————


“Pennyworth,大家都去哪了?”


Pennyworth看着他。“Bruce少爷与Cassandra小姐,Stephanie小姐和Gordon小姐一同外出巡逻。你和你的兄弟们今天休假,他们说他们会在放映室里。请把小甜饼带给他们,不胜感激,Damian少爷。”


Damian低声嘀咕着,但拿起那盘小甜饼,朝放映室走去。


他停在了门口,皱起眉头。他的兄弟们都在房间里,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们是计划好的:他们四人今晚休假,Pennyworth请他送来小甜饼。他确信他开门之后一定会后悔,但他还是咬牙转动了门把手。


Damian看到他面前的景象时,脸上一片茫然。


他的三个兄弟——他的兄长们——正靠在墙上坐在房间中央,在一个用毯子搭成的帐篷里。


(他们出了什么事?)


“哦!”Grayson开始笑着向他挥手。“Dami!你把小甜饼带来了。过来,把门关上。”


Damian把盘子放在地上,转身走出房间。


“哦不,不要这样,你这小鬼!”


有时,他低估了他的兄弟们为了实现目标而愿意付出的努力。为此他不断责备自己。


当Todd用双臂抱住他的腿向屋里拉去时,Damian抓住了门把手。Damian咬紧牙关不松手。


“放开我,Todd!我不想参与你们三个人提出的荒唐计划!”


“是吗?我不在乎你想要什么,只要加入我们,你就会喜欢上的!”


“我不会的!放我下来!”


“放手吧,别再做一个小鬼了,小鬼!”


“这一切是真实发生的吗?”


“是的,Tim。是的,这就是。”


“松手!”


“不!”


“我们应该制止他们吗?”


“应该,在我们拍照之后。Steph和我正在组建一个家庭影集。”


“我来照相。你来阻止Jay把Damian撕成两半。”


“我不会的,鸟宝宝。”


“你必须得让我放手,Todd。”


“别固执了!”


Damian咆哮着,尽管他知道无济于事。“这是绑/架!”


“Damian……我真的无语了,”Drake嘀咕道。


“闭嘴,Drake!别以为你会逃离我的愤怒。你们每个人都有罪!”


Damian听到Grayson叹了口气,他转过头瞪着他的长兄。


他撇了撇嘴,“这不是埋伏,我只是需要你加入我们。这都是你的问题。”


“我不明白!”


“你是要帮忙还是要我整晚都这样抱着他?”


“好的。鸟宝宝,快点过来,好吗?”


Drake照做了,过来站在Damian旁边,Grayson对面。“这样吗?”


当Grayson的手指挠过他的胸口时,Damian颤抖着放开了门把手。他终其一生都会否认,那时他尖叫了。


Drake伸出手抓住他的上半身,阻止Damian从距地板几英尺处掉下去。


“最好来一点警告,Dick。”


片刻的停顿。


“噢,我的——”


“等等,坚持住。刚刚发生了什么?”Todd问道,他仍然抓着Damian的腿。


“你刚刚——”


Damian磨了磨牙,而Grayson笑了。“Grayson……”


“你们不知道吗?我们的弟弟怕痒。”


“我受过训练,几乎能忍受已知的每一种折磨。我,不,怕痒!”


Todd咯咯笑起来。“这……是最好的发现。蝙蝠崽子怕痒!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Timmy,你理解这是什么吗?”


“Jay,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个。我从未如此幸运。”


Grayson的笑容异常明亮。“好吧,伙计们。你们可以等到Dami看起来不那么想咬我们的时候,再用这件事来折磨他。”


“我不会善罢甘休的,”Damian咕哝着威胁道。


Grayson没有气馁,他温柔的笑着。“我们带他过来。我去拿小甜饼,把门关上。”


当Todd和Drake把他带到可笑的帐篷里时,Damian不甘心地瞪着眼。他们放下他时,他试图逃跑,但是当Grayson调暗了灯光滑进帐篷,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再也逃不掉了。


当他被夹在Drake和他的长兄之间时,他怒视着空白的电影屏幕。“这有什么意义?”


“我们只是要休闲娱乐,小D。看电影,吃Alfie的小甜饼,冷静下来。这就是兄弟感情!”


Damian盯着他的长兄。“这太疯狂了。”


Grayson继续笑着,用胳膊搂住他的肩膀。“会很有趣的!”


“Tt”


“你有遥控器吗,小翅膀?”


“没错,不过……”


Damian感觉到偷袭的手指。他尖叫着,惊讶地跳了起来。


他终其一生都会否认这件事,直到把它带进棺材。


“TODD!!”


Todd笑了起来。“我真不敢相信!这太棒了!”


“Todd,”Damian咆哮着,低下身子瞪着他。“你会后悔的!”


“我想我不会。”


“嗯……你们知道我在你们两个中间,对吧?你们能停下吗?”


“伙计们,停下!你们会摧毁堡垒的!”


Damian停止冲向Todd,转身面对Grayson。“你把这个可怜的建筑叫做堡垒吗?”


“是的!这是一个毯子堡垒。”


“这不是堡垒。这是一顶帐篷,Grayson。堡垒应该具备防御能力,并且尽可能坚不可摧。这个帐篷在房间中央,结构上有许多弱点,它没有门,还是用毯子做的。这是我见过的最不像堡垒的建筑物,侵入其中该死的容易。”


沉默的回应使Damian感到困惑。他审视着Grayson,因对方脸上古怪的表情而眉头紧锁。他无法定义这种表情,但它使他担心——即使他不承认,依然如此。他看了看Todd和Drake,仅仅发现他们显露出同样的表情。


“怎么了?”他厉声说道,尽量隐藏起自己的不适。


他们交换了眼神,然后Grayson摇头笑了笑。“帐篷听起来不错,我猜。下一次,我们将让你帮助我们,把它建造为一个合适的堡垒——一个用毯子能做到的最像的堡垒,无论如何。我们去看电影吧?”


Damian皱着眉,但点了点头。“你应该先征求我的意见,这样帐篷就不会那么可怜了。”


Grayson笑了笑。“Jay,开始放电影?”


“好啊。”


“这部电影讲的是什么?”


“蝙蝠侠。”


Damian困惑地眨了眨眼睛,转向Drake。“父亲?”


Drake苦笑。“你知道,很多人都在拍英雄电影吗。Dick和Jay认为观看并指出所有的误差很有趣。”


“听起来令人头疼。”


“就是。”


“现在,现在,Timmy,”Todd说着,把手臂搭在Drake肩膀上,身体前倾。“不要毁了蝙蝠崽子的电影。这将会很搞笑。”


“一定!”Grayson补充说,“我想这部电影里Tim是罗宾。最简单的证据是这里包括夜翼,然后红头罩以一个次要反派的身份出现了。”


“哦!次要?如果我是个反派,我应该是主要的那个!我可以造成比其他人更大的破坏。”


“别这么骄傲,Jason,”Drake转动着眼珠说道。


“想在你涉足的每个领域都做到最好没有错,Timmers。”


Grayson窃笑着,Damian情不自禁地翻了个白眼。


“我们到底要不要看电影了?”他抱怨道。


——————————————————


(还是没发完……


最近三次元繁忙,产粮质量没有保证。


话说有人眼熟我了吗?


求勾搭,求鼓励。)

评论
热度(330)

© Administrator | Powered by LOFTER